文字加油站:每個成功者的背後,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。謝哲青說:要成就事業之前,先要尊重一事無成的自己。

      每每覺得自己在2016年一無所成的時候,我總是異常心慌。打開部落格是空的、手帳沒寫多少、銀行存折也……這時候,或許我會翻開2016年的《興華月報》,看看自己究竟碼了多少字。還好,還好,吐了一口氣。看著自己寫的報道、做的採訪、寫的專欄,心還不至於太……虛。其實我很感恩自己在2016年加入了月報組,感覺在教育這條路上,我還算圓了自己的夢。很久很久以前,我也幻想過當記者,寫一寫“文化”方面的報導,如今,雖然我不是加入報社,寫著幾百萬人讀的報導,但最起碼,我也做著自己喜歡的事。《月報》印兩、三千份,讀的多是家長或教育界的人,可我也放了很多心思去完成。對我來說,就算只有一個人看,感動到一個人,它的存在也有它的價值。

      過了23歲后,我好像早已接受了出名要趁早這件事的不可能。可我依然相信吸引力法則,因為我總是在生命這條長河里,感受到上帝的旨意。不瞞你說,我確實老是在完成向上帝許下的願望,哪怕這願望實現得有點晚。一直覺得,除了感情這條路不由得我控制以外,很多事,我都一步步在完成。或許方式不是我所想象的,但每一次都跟我當初幻想的沒有多大出入。呵呵,所以上天還是待我不薄吧?也許很快的,我就會完成自己的遊學夢、親眼見到村上春樹……

      我想,我會慢慢地接受那個一事無成的自己。

"你的阅读,决定你" 刘轩、谢哲青讲座会 (刘轩:心理学观点的"幸运关键")

 
 
        3月10日(星期四)这天晚上8时正,我校迎来了两位台湾名气作家——刘轩和谢哲青。此讲座联办单位为我校家教协会、马来西亚佛光山、佛光文化、普门杂志,以及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。由于参与者反应热烈,原本定于我校科技大楼大讲堂的讲座改至朝阳堂进行。当晚7时就有观众陆续到达,讲座未始,朝阳堂就座无虚席,还因应人潮的增加而不停地增加座位。魅力无法挡的他们当晚吸引了近两千人出席聆听这场讲座。现场买书的人也不少,大家都趁这个时候购入自己想看的书籍。
 
       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,我们有幸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内听了两位作家的分享,收获匪浅。这一夜,我们似乎都成了“人生胜利組”,在离场时,满足地相视而笑。
 
 
不是成功的人比较快乐,而是快乐的人比较成功
        首先登场的刘轩,笑称自己一直被身边的朋友说很幸福,人生非常顺利,老爸还是家喻户晓的刘墉。这种条件好,人生顺利的人,会被归类为“人生胜利組”。他风趣地说:“被别人这样称赞,其实真的很难回应,若说:‘你过奖了’,会显得很臭屁;若只回答:‘谢谢!’,会显得更臭屁。”
 
        但深一层思考,究竟何为“人生胜利族”?我们都希望自己活得比别人不一样。Harry Potter、金牌特务、007等电影之所谓那么红,是因为我们平凡人都希望自己是那个主角,看似平凡却有着不平凡的潜力,有能力拯救地球。“我也曾经幻想过,希望有那么一天,有外星人来找我,说我是半个外星人,来到地球是因为有特别任务。”
 
        “对于觉得自己是‘人生胜利組’,我有过两次经验。第一次,是我收到哈佛入学通知信的那一天。不只是我开心,连父母也为之兴奋。”刘轩分享了自身在哈佛念书及学习的点滴,并告诉了我们一些哈佛校园里的趣事。他提到,在开学典礼上校长说的一番话:欢迎来到哈佛大学,如果进入哈佛代表着成功的典范,那哈佛可以给你们什么呢?其实,你们最大的财富就是你们身边的人。
 
        “第二次觉得自己是‘人生胜利組’,是收到哈佛大学兄弟会的邀请,后来正式成为会员。这是一个很有名的组织,它的特别之处是,you won’t find them,they find you。你会被选中、提名,邀请函会在午夜十二点通过门缝塞到你的房间。”刘轩分享了自己从买正式的晚礼服到如何过关斩将,最后成为450人里那被选中的13个人之一的过程。

      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有关“人生胜利組”的答案,所以在思考的过程中,刘轩开始写书。“结合我的心理学专业,我发现到,很多人梦想成为人生胜利族。但也因为有着梦想、渴望,相信神话,反而忽略了身边可能更好的机会。我们花太多时间把目标建立在梦想上,却没发现机会就在周遭。我们应要多注意身边的机会,整合资源,以达到梦想的生活。”

        所谓的“人生胜利組”究竟是什么呢?刘轩说:“从哈佛毕业已经20年了,回去参加同学会,看到室友以及当年的同学,我们相聚在一起,很自在;过去在校园里还有竞争,但20年过去了,现在大家已是年过40的大叔。我们舒服地听音乐、跳舞,当下发现so great!”75年前,哈佛大学做了项研究,针对10几位还活着的哈佛毕业生,探讨每个人的生活及其背后成功的因素。最后研究指出:“快乐的生活最重要是要有好的人际关系。不是成功的人比较快乐,而是快乐的人比较成功。”
 
        相信刘轩最后的那番话都说到我们的心坎里去了——“也许,我们最希望达到的人生状态,是走到人生的尽头,有一群自己爱的人在身边,我们可以笑望着彼此,说:we’re make it。”

"你的阅读,决定你" 刘轩、谢哲青讲座会 (谢哲青《钞写浪漫》--在这里,世界与你相遇)

 
 
阅读可以是任何形式

        紧接着登场的是谢哲青,他首先和我们探讨了“旅行和旅游的分别”。很多人在旅游前,会打印一堆资料,例如“十大必吃美食”,去旅游的时候就手上拿着名单,重复别人的记忆。而西方对旅行定义比较像“朝圣”,将自己摆在完全陌生的人事物中重新归零,完成心中某种期待,追寻伟大。
 
        谢哲青说:“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那么多旅游经验,却没有出旅游书?去旅行买纪念品吗?我不会写旅游书,也不买纪念品,但我收集钞票。钞票的背后隐含着许多的故事,看钞票就像读书,抓到那些你原本不熟悉的事物,最后都变成你的知识。”谢哲青是历史学家,也修读艺术史,他分享了自己在英国念书的时候,每次看人家的周末婚礼,都发现那些女士会戴着漂亮的帽子。那帽子上面,最引人瞩目的装饰品就是漂亮的羽毛。但其实用羽毛来作为装饰,不是现代人的专利。这些羽毛引起了他研究的兴趣,他指出,帽子上的羽毛是艺术史的一部分,衣服、鞋子都可以被研究,甚至包括建筑物。
 
        谢哲青还说:“大马的建筑物,有很多的几何图案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国家。但这些建筑物有很多大片的落地玻

璃窗,这就代表着人都很喜欢透过内里往外看,是个渴望与世界接触的象征。而羽毛的形式,也是人类学家会研究的对象。其固定的样子,会带来不同的审美观。”
 
         “羽毛的研究,让人注意到一种特别的鸟,那就是“天堂鸟”。相传着这一种鸟没有脚,在欧洲引起很大的回响。两百多年前,因为学术界要推出一套百科全书,就派学者到世界各地去收集标本。”。谢哲青以他周游列国的丰富经验,与大家漫谈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堂鸟,看着他与大家分享的美丽鸟类图片,台下的我们都全神贯注的,听得津津有味。
 
        最后,谢哲青强调:“阅读,并不是拿到一本书才开始得到知识,阅读可以是任何形式。任何一个你拿起的东西,就算是钞票,也可以给你知识,也可以让你去旅行。这,就是学问的奥妙。”

 

 
 
有听众问两位作家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吗?
        谢哲青:“如果人没有一点累积,机会来了也无能为力。”他分享了自己的旅行经验让他如何踏入电视圈的过程。他强调“只要没有辜负自己的人生,人生就不会辜负你。幸运是给准备好的人。”
 
        刘轩:“每次进入一个领域,又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而已。所谓的‘人生胜利族’,是有一群人跟你一起成长,remains good friends。那是一种真正满足的快乐,要努力朝着那个方向迈进。”
 
        谢哲青:“我人生失败的时候比成功多太多,往前往后走并不重要,重要是活出自己的感受,找到自己的节奏,跳出自己的舞步。名气、成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活好每一天,做好每一件事。”
 
        他们也认为:阅读小说是一次的人生预演。,无法感受更多。像《包法利夫人》,我们就读到了那种对于人性的挣扎。还有《流浪者之歌》里有很棒的人生寓言:要探索经验,克服各种困难,面对自己的害怕与恐惧,获得或失去都是人生的一部分。 
 
 
        相信大家对刘轩都不陌生,就算完全没看过他的作品,也会知道他是刘墉的儿子。他被冠上“幸运”、“人生胜利族”的光环,但并未就此排斥或自满,反而透过心理学的研究去探讨如何get lucky。著有:《Get Lucky!助你好运:九个心理习惯,让你用小改变创造大运气》、《Get Lucky!助你好运Ⅱ:幸运透视眼》。
        而谢哲青,有看台湾综艺节目的人对他应该都不陌生。他丰富的旅游经验,飞过97个国家的经历,让温文儒雅的他对很多事物侃侃而谈,颇有学者风范。著有:《走在梦想的路上》、《钞写浪漫:在这里,世界与你相遇》。
        一个是自信、活泼的美式分享者;一个是淡定、从容的英式学者,两者一起演讲不但没有造成冲突,反而有不一样的火花,让人在活泼和淡定的模式中,感受到不同文化的碰撞所带来的感官刺激。
 
        听完讲座,也许我们都掌握到了所谓“幸运”的秘诀,那就是要锲而不舍,坚持自己的梦想。越努力越幸运,是至理名言。
 
       或許年級大了?整場講座停下來,我最愛的反而是溫文儒雅的謝哲青,於是我讀了他不少的書籍,警覺這個人實在是太博學多才了!接著我看了他這個專訪,發覺我更愛他了!或許,改變的起點,就是在那不知不覺中……
 
 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生活的事

kawai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