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説最近“全球氣候不成氣候”,很多地區都下大雪,還因此有生命喪生。而在北京留學的我們,有幸參與了多年難得一見的大雪冬天。其實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,這樣的氣候異常,是造物者給與我們人類的暗示嗎?打開電視,看網上新聞,傳媒都在報導很多數字:38年來難得一見的低溫;60年來沒有過的大風雪;多少年來最早來的冬天……太多的數據讓我有點應接不暇。踏著厚厚的雪去上班的那天,幾個北京同事說:“我們住了北京那麽久,都沒見識過那麽大的雪,你賺到了。”我賺到了嗎?對於怕冷的我,那可不是什麽好事。我家少爺則是興奮地說:“好啦,最後一年都讓我們遇上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姑且不論是不是什麽難見奇景,對於來自熱帶的我們,這個冬天,還真的讓我們震驚,且大驚小怪。過去20幾年來,每次看完一本書或一場電影,我總是會幻想,有四季的國家是怎樣的?下雪的冬天又是怎樣的?當我來到北京,小心翼翼地走在雪地裏,我更強烈感覺到了自己的南洋體質。我怕冷,我不適應暖氣。但我反思,其實是冬天遺棄了我,還是我抗拒了這一切?人的適應力是非常強的,或許爲了生計爲了什麽原因,我必須在這裡落地生根,説不定我就習慣了這一切。不再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這個冬天確實為我們的人生增添了很多第一次。第一次走在厚厚的雪地、第一次看見所謂的“旱雪”、第一次堆雪人……眼前的景色是白茫茫的,煞是漂亮。
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我還第一次看見了,所謂“美麗的雪景”背後,所必需耗上的人力物力和資源。

堆得很厚的雪是很漂亮,可是雪停了以後就有很多問題。現在的北京氣溫很低,不像之前下了都會自己融化掉。被很多人踩過的雪地,變得又厚又實,就像一大塊冰地,非常滑,令人寸步難行。爲了剷掉這些冰塊,工作人員要費很多力氣去敲打,再把它們堆到一塊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們去故宮參觀的時候就看到很多辛苦的工作人員在不停地敲打。我在那裏看了15分鐘左右,發現實在是件辛苦的工作。本來聽説可以灑一種什麽化學藥物讓雪自行融化,結果又說會破壞生態環境,所以要減少使用。最後最好的方法就是人工剷除、敲打和搬運。


        剷好的雪就要再搬上“垃圾車”帶走,不然也會妨礙行人走動。一場雪以後,沿路上都看到這些忙碌的人群。記得以前看電影,歐美那裏下雪以後,大家都會拿上一把鏟子,去把屋前的雪剷乾淨。我住在學校宿舍裏,不用自己動手,但也看見宿舍服務人員在敲敲打打的情景。這讓想起以前小時候,我們的家常淹水,每次大雨過後就是令我們害怕的“水災夢魘”。家裏的東西濕透了,要往高処放,很多爛泥要清洗,髒兮兮的。只不過這裡是“雪”,我們的是“水”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大雪也讓交通癱瘓,路面結冰讓駕駛變得危險。白茫茫的雪地在沾上了灰塵、污跡以後,變得濕漉漉、黑漆漆的。公交車上都是黑色的水跡,非常骯髒。唉,白色的漂亮雪景背後,帶來的麻煩竟是那麽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沒有因此而討厭雪景,或者領悟出什麽大道理。我只是在想,如果不是在一個城市住上一段時間,怎麽可以看見、發掘那麽多自己平時看不見也不會去關注的事情呢?而就算透過自己的眼睛去看,也有主觀或客觀的想法。對於一件事情的好壞,也許就在於當下的心情了。我覺得,是不是可以在欣賞到美好的同時,也放開胸懷去看見那些在美好背後的“事情”?也許,當有“美好”、“醜惡”、“乾淨”、“骯髒”的分別時,我們都已經不再客觀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樣,把這些都當作一幕幕“冬天風景”,不分好壞,不分美丑。只心存感激,能看見這一切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waiangel 的頭像
kawaiangel

生活的事

kawai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