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加油站:教育的功能,不在於刻意壓制人性的“黑暗面”,而是努力啟發人性的“光明面”。



14年的初一愛出了一份“小小”班刊,耶!以下是我在班刊裡給孩子們的話,貼在這裡當作紀念,也是讓我向前走的動力。
 班导师的话:
 
   選擇在晨讀時分寫下這段給孩子們的話。我個人最愛象征一天開始的這段時光。我非常热愛閱讀,當然也希望孩子們可以盡情享受閱讀的樂趣。看著他們認真閱讀,偶爾低頭忙碌做讀書筆記的神情,我覺得好幸福。

   這是我最後第二天跟他們共度晨讀時光了,心中有萬分的不捨。與孩子們相處的時間不到一年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。更何況,感情的深厚,從來就無法以時間的長短來衡量的。雖然我沒有說出口,但我對他們的不捨是隨著離開日子的漸進而變得日益沉重的。不自禁地想:孩子們明年晨讀的時候會想起我嗎?會想念他們口中的“怪老師”嗎?——連晨讀也有諸多的要求,不能看圖畫多過文字的書、不能每天隨便更換書本(確保有讀完一本書)、要每天做讀書筆記……(呵呵,這麼麻煩的老師,應該會被嫌棄吧?)

   这一年来,我最愛給他們上華文課。班上有幾個文學常識還不錯的孩子常帶給我驚喜。當我在课堂上提起巴金,有人會說出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;當我提起某段經典故事的情節,有人會告訴我那來自《小王子》。這些反應每每讓熱愛文學的我感動不已。而正因為這樣,我和孩子們上魯迅、冰心、蕭紅、琦君的文章時,總會不小心說了太多作家的生平與故事。我還讓他們去認識莎士比亞、托爾斯泰、狄更斯、簡奧斯丁等西方作家。我是有私心的。就算他们將來不念中文專業,我也希望他們可以熱愛閱讀,能從文字里学会做人的道理,汲取生命的力量。

   我很愛寫手帳,工作之餘會偷閒寫幾個字。沒想到這個舉動也感染了幾個孩子,尤其是黄優琪。翻閱她的手帳時我在想,這孩子將來會不會是個作家或插畫家呢?有时,看著孩子們一张张稚氣的臉,我總是有些心虛。我是一个好老师吗?我真的用盡全力在教他們知識了嗎?我懂得夠多嗎?我可以教他們做人的道理嗎?我有能力帶領他們去認識外面的世界嗎?其實我會的太少,與其說我在教他們,不如說這一年我們在互相學習。我總是在與他們的互動中獲得啟發,進行反思,再重新調整自己的態度。正如我对初一爱说的,成为他们的班导师是我的福气。

   初一爱,我離開了,但有些關係不會變,我會帶著你們給我的回憶踏上新的旅途。你們也要加油,你們是最棒的,因為在教你們的時候,我已經看見了班上坐著未來的文學家、科學家、數學家或地理學家。而就算什麼“家”都不是,要紧记,“我們都一樣,有一雙翅膀,能夠去飛翔……”
 
寫在結束的結束語:
 
   最後我想表揚2014年的初一愛。當初我提出要製作班刊時,距離放假已經剩不到兩個星期了。我想初一愛可以有“小小”的編輯經驗,也希望他們有團結合作的精神,因此,製作這本班刊期間,除了“催趕”以外,我是一路“袖手旁觀”的。而最令我感動的是,初一愛的潛力永遠超乎我的想像,他們真的在學期結束前完成了這本班刊。這是一本完全由孩子們自立完成的刊物,也許不是水準之上,但這是他們努力的成果。
   
   這本班刊和他們一樣,是我的寶貝。

創作者介紹

生活的事

kawai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