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加油站:當思維變成一場戰鬥,辯論變成了武器,能否停下來反省自問一下,是不是因為,偏見距離自己太近?——閭丘露薇

   最近有很多事在想,想我的工作態度、想我的前途、想我,究竟想要什麼樣的工作和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 本小姐為人比較任性,如果做得開心,我可以不計較薪水地默默耕耘。這也是我為什麼可以拿那麼丁點薪水,在過去的學校呆了一年的原因。而現實總是殘酷的,“錢”的確有辦法消滅一個人的幸福感。當你工作很累很累,心情很糟很糟,想花點錢吃頓豐盛的,喝杯咖啡時,你會發現,你不是沒錢,就是沒時間……我當然不能說幸福感肯定建立在金錢上,但沒錢又忙碌的生活,會慢慢扼殺你對生活的熱情。

         好友昨天語重心長地告訴我,她覺得我比較適合自由業,尤其是看我每天去圖書館,或者埋頭看書,或者對著電腦在打文章的時候。哈,我也想自由業,可天知道我的“自由”要怎樣為我生財?我悲催地說:像我性格那麼極端的人,其實要怎樣活好就是一個大問題了。我是那種既不滿意制度,但一脫離制度又會不小心失控的人,哈。然後她說我不像,在她眼裡,我是很有原則很規律的人,該吃飯的時候不會工作,該練瑜伽的時候不會跑去看戲,就連若沒提早說,我也不會放棄回家看書的時間而和她們去逛街。我聽了會心一笑,其實那隻是我為人比較不隨和而已,呵呵,絕對談不上什麼優點。
       我想我的麻煩點在於,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要什麼,但又未必知道自己要什麼吧。活到了31歲才來迷茫是不是很失敗啊?可我沒有放棄認真思考自己究竟要什麼。因為我很清楚知道,只要我努力去突破了眼前的困境,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的。我讀了很多年書,正式出來社會時已經30歲。我有很多想嘗試的工作,有很多想體驗的事情,但時間和現實無法讓自己太隨性。做了一些想象中的事情后,只能感歎地發現,其實我本來就真的不適合。雖然沒有很沮喪,但也在想,我是不是真的有必要讓自己走這些冤枉路?

         有一點可以很肯定的,其實我很享受未知的感覺。不能說沒有擔憂沒有驚恐,但想起未知的未來,內心還是有那麼一點憧憬的。我很高興我目前連3個月后的事都沒法作準的感覺,甚至小期待三年后的我可能會更不一樣。或許一兩年後我就會到新的國家新的城市去生活,每一個小階段都有值得期待的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會很快遇到那個讓我定下來的人,或者我終究會厭煩漂泊的日子。每次的離別,每次都還來不及對有好感的人表示善意,就被逼著永遠說拜拜,但我喜歡在我短暫生命里出現的每一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次有疑惑,要哭天喊地的時候,就立馬發信息給身處異地的好姐妹。我們是那種,熟得再也不會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對方身上的人。在她面前我可以毫無保留,我的小心眼、我的黑暗面、我的瘋狂,可以統統“倒出來”。我可以那麼放心的做自己,因為我清楚知道,她絕對會接受最真實的我,沒有任何的道德評價。當然,我偶爾也會良心發現,是不是只有我在“哭訴”,而她就乖乖聽很可憐啊?哈哈。可每次假假反省之後,不到三秒又會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     人生固然有那麼多未知,世界或許有很多殘酷的現實,但生活本來就很值得期待不是嗎?更何況,我可以把最好的朋友都放在心上,勇敢地去做自己。
創作者介紹

生活的事

kawai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