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加油站:生活不會總是稱心如意,你要時刻努力讓自己快樂起來。

 

        從大理散心回來,朋友娜娜就嚷嚷著要辭職,去大理找一間面朝洱海、春暖花開的房子,每天呼吸著乾淨的空氣,睡到自然醒,醒來就找各路志同道合的朋友喝茶閒聊,或者揣本書,縮到古舊閣樓上的咖啡館裡,耳邊有輕柔曼妙的音樂,窗外有陽光灑進來……在她看來,當下的生活裡太多污濁喧囂、愁雲慘霧,只有一路向西去了大理,才叫真正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“你確定,你只是愛上了大理,而不是在逃避現實?”我問。

       奔三路上的娜娜,原本是個樂觀、熱情、對生活充滿幻想的姑娘。半年前,相戀多年的男友遭遇車禍離世,從此她就躲進自己的世界裡,鬱鬱寡歡,任誰也拽不出來。家裡和朋友又陸陸續續給她張羅過幾個不錯的小夥子,但都是勉強見上一面,就沒了下文。她拼命用忙碌到死的工作填充那些空白的情感,即使忙完了當天的任務,也常常一個人在辦公室坐到很晚很晚。

        有一個週末,我們幾個朋友約好去家裡看她。日上三竿了,她還沒有要起床的意思。屋裡更是亂作一團,地板是好幾個月沒有清掃過的模樣,打包回來的飯盒油膩膩地堆在茶几上,髒衣服不知道換下來多久了,沙發上、椅子上、床上,哪哪都是。這麼亂七八糟的日子,看著叫人心疼。

       我們想勸她說,“生活是給了你致命一擊,哭過痛過,總要重新開始的。誰不是一邊受傷,一邊學堅強呢?”

        可我們,終究沒有開口。語言在這個時候,顯得那麼輕飄。我們不是她,即使關係再好,也很難對她的痛苦感同身受。

         而娜娜呢,似乎越發習慣了逃避。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,只要一遇到阻力,立馬開始退縮。“真想拋下這一切,去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”漸漸成了她的口頭禪。

        煩悶不順的時候,許多人都喜歡拿逃離當救命稻草,覺得只要遠離當下的周遭,所有煩惱就會通通煙消雲散。可是,哪裡能真正逃離呢?世界那麼大,你看看之後不還得乖乖地回來嗎?

         我們的朋友圈裡也常常有人曬出這樣的意象:開滿鮮花的陽臺,夕陽映照下的老街舊巷,閃著金光的雪山,浸沒在澄澈透亮水中的光腳……他們配的文字,要麼是“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和遠方”,要麼就是“生活在別處”。 是的,大理、西藏、鼓浪嶼,甚至羅馬、愛琴海、非洲大草原,都是他們嚮往的遠方和別處。生活,唯獨不在當下,不在眼前。 只是,他們中的大多數,並沒有真正不顧一切投奔遠方的勇氣。畢竟,生活的壓力、家人的牽絆、對所謂成功的追逐,都會讓他們在做出任何一個重要決定時保持理性。

        我也曾是他們中的一員。有一段時間,覺得壓力特別大,連續半個月熬夜到淩晨,但是依然難以交出令老闆滿意的策劃案。本來就缺覺,居然夜夜失眠。就怕手機響,當老闆失望與焦躁混雜在一起的罵聲通過電波傳到耳畔,真是恨不得立馬找個清靜的地方,遠遠地躲開這現實的糾葛。

         於是,拿出地圖開始看,是去西藏,去廈門,去海南,還是去雲南? 最後,我也去了大理。臨走前一天,一個朋友跟我說,離開,只能給你短暫的平靜,因為你永遠無法真正從人海中消失。想讓生活重新變回你想要的樣子,逃離幫不上任何忙。 我是在蒼山洱海間開始認真思考朋友那番話的。

        我們常常說,小的時候,我們什麼都沒有,只有快樂。可是現在,似乎什麼都有了,但卻越來越不快樂。我們拼搏,我們奮鬥,為自己,也為家人能過上更好的日子,這沒有錯。只是,我們在這段路途中遺失了什麼?

        我開始反思,之前,是不是自己壓給自己的擔子過重了,覺得凡事必須親力親為,不然就會心不踏實;是不是太急於求成了,時間都被工作填滿,別說黃金周和年假了,就是週末也難得拿出半天約朋友聚一聚;是不是太不注意身體健康了,手機24小時開著,即使晚上睡覺,也得放在一伸手就能摸到的地方……

       可是,難道真有什麼生活比健康、心安、能彼此陪伴,更重要的嗎?

        我意識到,是我沒有給生活留出足夠的空間,我的人生裡似乎忙得只剩下了工作。尤其當生活跟我們開了個玩笑的時候,我們給心穿上了鎧甲,保護得嚴嚴實實,只想逃離,再不願敞開。 可是,生活本來就不會一直是我們希望的樣子——努力並不總能立馬見到回報,愛的人可能會離開,養成的習慣可能會被打破,想要的東西可能真的不會擁有……所以,我們會焦慮,會苦惱,會不甘,會恐懼。但除了坦然面對,除了調整心態,積極過好當下,我們似乎別無選擇。

        不是有句話說嗎,“真正的強者,是明知生活不完美卻依然熱愛生活的人。”

       我們,早晚都會成為這樣的人。


《你为什么总是想着逃离?》摘自微信
創作者介紹

生活的事

kawai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